婴幼儿早期教育推广立法和人才培养缺一不可

  人民网广州9月10日电(吕绍刚、李语、牛攀)近年来,随着我国二孩政策的全面放开,0~3岁早期教育公共服务(以下简称“早教”)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不断凸显,但由于大部分家长忙于工作,再加之当前我国大多数地区基础教育的不完善,这也使得该项公共服务,与日益增长的社会需求极不相称。

  目前我国只有部分省市制定早教地方性政策法规,但并不包括广东。在无的情况下,广东的早教应如何推广?

  近日,广东省政协委员、华商教育集团执行董事廖伊曼,广州市黄埔区香雪幼儿园教学主任王秋,广州市增城区保利东江首府拓慧幼儿园园长曾玉玲做客人民网《界别圆桌汇》栏目时表示,广东要推广早教,立法和人才培养缺一不可。

  中国有句古话,“三岁看大,七岁看老”。曾玉玲说,从这句话可以看出,老一辈人很早就认识到早教的重要性。意大利教育专家蒙台梭利也发现,婴幼儿成长过程中会有很多的期,若能够在期对孩子进行针对性的教育,便可以更好促进孩子成长。“错过了期,再去教育,会很吃力,可能也达不到期里能达到的效果。”

  随着二孩政策放开,越来越多资本介入,我国早教市场一片红火,但是,早教机构质量参差不齐。“90%的早教机构,都是找一些条件不好的教学场所,并在社会上招募一些没受过专业教育的人来充当师资,卫生、教学、保健等都达不到规范标准。”王秋说。

  “3~6岁是教育局去管,但0~3岁还没有明确监管部门。”廖伊曼认为,目前广东省早教并没有明确的管理及监管部门,以至于早教市场混乱而不规范。她,建立监管制度。“江苏、上海、、青岛已经出台早教管理办法,港澳对早教也有比较完善的制度,广东都可以拿来参考。”

  “早教市场有很多问题,但其中最突出的就是师资问题。”王秋认为,资金虽然能够相对迅速地解决硬件问题,但却解决不了师资紧缺的问题。

  为了能够快速培养早教方面的人才,王秋,可采用短期培训、快速成长,以及二次学历提升等培养方式,让早教人员尽快成长起来。

  “其实要把早教、幼教做好,师资是关键,广东省教育厅、学校及相关部门应多支持,开办一些专业的幼教、早教的培训机构。”廖伊曼表示,我国以前早教专业一般只在公办大学或公办师范类院校才有开办,但目前国家基于培养人才的考虑,也给民办大学了办幼教专业。

  曾玉玲认为,在早教的师资培训方面,可以考虑将公办资源与民办早教机构共享。“有关部门应给与公办早教机构和民私营早教机构一些平等政策,这样的师资培养方式更有利于整个市场的稳定。”

  近年来,教育部相继出台相关法规,要求地方教育部门将早教列入教育发展规划之中,但目前为止,广东还未出台相关的政策文件。

  “早教是一个庞大的公共服务体系,需要强力介入。”王秋表示,希望广东能早日践行教育部的相关,将早教列入教育发展规划之中。“只有多方联动、全面介入才能我们监管体制到位。”

  同时,在广东各地市县,也应建设较好的早教园,并将其作为早教示范。王秋表示,广东应着重打造优秀早教机构,并让其在早教市场发挥标杆示范作用,引导更多社会力量投入到早教建设工作中。

  而廖伊曼则认为,广东可借鉴国内部分地区、以及国外的做法,在符合标准的幼儿园直接招收0~3岁的小孩,提供早教服务。这样既能达到相关部门的,又能快速解决早教场所机构的问题。

  “希望各地能尽快对早教立法,从法律层面为孩子提供有效的保障。”王秋在呼吁早教立法的同时也表示,作为流动人口较多的省份,广东各相关部门的公共服务压力也较大。她,可以通过企业办托儿所的模式,来补充早教机构的缺失,为分解公共服务的压力,整合社会力量把早教事业做起来。